哭泣的缅甸姑娘

主页 > 华北体育 > 即时新闻 > >哭泣的缅甸姑娘

2014-01-29 11:01  编辑:小吉  

The crying girl in Burma
新浪广告同享筹划(plan)>

美艳校花色诱我聚首(get together)后开房…

博客首页

半夜艳遇放浪女我不即不离(be disposed to but feigning to be willy-nilly)…

博客首页

母女同享一恋人(lover)都被蒙鼓里…

博客首页

继母撩衣引诱(tempt)我掩盖(cover up)她出轨…

博客首页

火车卧铺遇色狼的忐忑经历…

新浪首页

在我的故乡(hometown)这边,也曾涌现(appear)过妇女儿童被拐卖的事情。进程(名process)是这样的,人商人(dealer)从偏僻山区经由(pass)(pass through)各类(sundry )非法手段获得一个或几个妇女儿童,将其骗出来,然后拉到“千里以外”,以几万元不等的价格(price)( price)卖给中年无妻或无子的家庭做媳妇或子女(progeniture succeeding era)。这个进程(名process)里,人商人(dealer)绝不(absolutely not)斟酌(think over)自己的无耻,更不会假想(imagine)行为的卑劣(base)。

如果事情如他预感(expect)般这么顺遂(plain sailing)的话,那么被拐卖的人就会循序渐进的生活下去。纵使心中百般无奈,也无可向那个(Whoever)告诉(let sb. know)。

我曾跟一个被拐卖到这边的妇女谈过话,她告诉我说,她家在山区,比较穷,作为女孩子,一生最大的心愿(desire)就是能嫁出去,找个好汉子( man),好好过日子。她们那里的汉子( man),如果没有本领(capability)走出山区,最大的心愿(desire)就是能在外面找个媳妇儿,成婚生子。

只是我觉得这样的红尘([宗] this world)哀怨,终会因为填补(make up)一种缺少(be short of),而落空(lose)更多种宿愿。

须要(need)(requisite)的快活(happy),会牵涉须要(need)(requisite)的苦涩,终究奴为生命的牺牲品。而生活的傀儡,始终没有限度。它可以视悲愁为绿洲,看喜庆当悲忿。时光隧道,戈壁([地质] desert)死城,超出(surpass)残暴(magnificent)凝汇的俏丽(beautiful),用沉溺(sink into (vice, degradation, depravity, etc.) )般的玄思过滤流沙一样的心扉,四周穿破的破绽(leak),也会将心境(mood)灵动起来。最后哪怕只得到一种苏醒(clear-headed),也不枉来这世间一遭,失望(give up all hope)一回。

据扬子晚报:今年春节时代(period),“微博打拐”搅动了全国人民的心,被拐孩子那一张张照片、一个个使人心伤的眼神,牵动无数仁慈(good and honest)的人们的心。回家,是我们和这群可怜的孩子共同的心愿。
被拐的孩子是让人怜悯的;可明天我们无奈地看到,一样被拐的,还有另一个特别(special)(special)(special)的人群:她们来自遥远的异国他乡,她们语言不通,她们怀着打工养家的妄想(dream of),却被以戋戋(trivial)几万元的价格(price)( price)卖到村庄(village)农家、卖到洗头房……这群被拐卖的年青(young)女人,她们没有任何身份,送她们回家,甚至比挽救乞讨儿童更难!
她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缅甸新娘。她们,让我们面对(be faced with)一个加倍(to a higher degree)艰苦(difficult)的义务(assignment):跨境打拐。

  江都,一个幸获挽救的缅甸新娘。大年初七,春节长假后上班头一天。
上午,江都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科副科长黄斌刚刚在办公室坐定正准备处理事情,丁零零……手机(telephone)响了,拿起一听,手机(telephone)那头传来生涩的中国话:“黄警官,新年好!我在家很好,请宁神(set one's mind at rest),谢谢您!”虽然语速很慢,说得其实不流畅(fluent),但黄斌倍觉亲切:是温玛,手机(telephone)是从缅甸打来的!
缅甸少女温玛与黄斌非亲非故,但在江都,他们却有了人生的交集:因为温玛被人从缅甸骗卖到江都,黄斌对她特别(special)(special)照料(give consideration to),经由(pass)努力,终于让她回到了缅甸的亲人身旁。

花3万元“买”来一个新娘。去年8月10日,江都市宜陵镇佘家来了个生疏(strange)的女子。她个子不高,皮肤漆黑(dark),他人措辞(speak),她似懂非懂;自己一开口,咿咿呀呀,他人不晓得她在说些啥。佘家的女主人一脸喜气地传播鼓吹(assert),这是自己刚进门的儿媳妇,是外地人,据说(be told)家特别(special)(special)远,是那里的她也搞不清楚。
本来(original),佘家经济比较艰苦(difficulty),儿子小佘28岁了,素性(natural disposition )木讷,一直没说上媳妇。去年8月初,村里来了两个女人一个中年女子和一个看上去20多岁的女孩。中年女子称,这个叫“温玛”的妹子是来自云南的贫苦孩子,22岁,想嫁人,自己是她的亲戚,收点彩礼钱就行。小佘的怙恃(father and mother)一据说(be told)有这样的功德( good deed),连忙(immediately)托人去说媒,并一眼就看中了女孩。佘家东拼西凑将3万元彩礼钱交给中年女子后,8月10日,温玛走进了佘家。虽然语言不通,但温玛很勤劳,“丈夫”和“公婆”对她很满意。

“佘家忽然(sudden)添了个儿媳妇,"蛮"得利害哩!”“据说(be told)花了3万块彩礼钱,这个女人该不会是买来的吧?”邻居们感到不仇人,很快有人报了警。

“放国歌”弄清了奇异(strange)新娘的国籍,江都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科副科长黄斌接报后连忙(immediately)赶赴现场。
语言不通,写字不认识……这不是中国女孩!但到底是哪个国家的呢?从长相上看,这个女孩皮肤偏棕黑色,五官、肤色很像东南亚一带的人。其实不行,就用“笨”方法(method),放国歌给她听,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地“对”,总能找到她能听懂的。
于是,黄斌找来东南亚及周边浩瀚(multitudinous)国家的国歌,越南、老挝、柬埔寨、印度、印度尼西亚……当放到第20个国家缅甸的国歌时,女孩忽然(sudden)来了精神,嘴里叽里咕噜说个一直(without stop ),看起来还很冲动(excite)。没错,是缅甸,女孩是缅甸人!

找“翻译”轰动(startle)省厅和公安部,光晓得女孩是缅甸人还是不行呀,别的信息一窍不通(know nothing at all),得找个“翻译”才行。黄斌不懂缅甸语,而扬州当地(this locality)也没有会讲缅甸语的人;加上缅甸语又是小语种,找到熟练掌握缅甸语的人不是简单的事情。
江都警方向省公安厅和公安部申报(report),还向缅甸驻中国大使馆传递(circulate a notice),希望得到他们的大力协助。功夫不负有心人,终究在泗阳县找到了一名中年女翻译。该女子是缅甸人,20多年前嫁到泗阳,早已成为一个“中国通”。“翻译”和女孩一见面,没费什么事,就将这个“缅甸老乡”被拐卖来中国的情形(circumstances)摸了个清清楚楚。

 女孩返国,人商人(dealer)被网上追逃,警方了解情形(circumstances)后,向缅甸警方收回协查要求。兔年春节前,省公安厅发来指令:缅甸方面已经查清楚,节前和我省其他几位同类型职员统一(unify)遣送出境。尾月初三,温玛返国了。
记者发稿时从警方得悉,拐卖温玛的缅甸须眉(man)等人的信息已传递(circulate a notice)缅甸警方;而云南省德宏州人雷某已经被锁定,现被警方列为网上追逃职员。
缅甸女孩被拐经由(pass):

1 缅甸人商人(dealer)先在本国内物色“产品”(年青(young)女孩),选定目的(target)后,开始以“去中国打工挣钱、旅游、给找个好婆家”等为钓饵(toll),导致目的(target)中计;

2 缅甸籍人商人(dealer)会把有可能被带到中国的女孩年纪(age)、边幅(facial features)、身体(stature)、性情等信息,经由(pass)(pass through)手机(telephone)或电子邮件方法(way)告诉云南边疆(border)地区的人商人(dealer);

3 云南人商人(dealer)与本地的人商人(dealer)接洽(contact),寻觅买家,并与“卖主”谈好价格(price);

4 云南人商人(dealer)与缅甸人商人(dealer)在中缅边疆(border)的中国一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5 最后一步是运输,把“产品”平安(safe)而秘密地交到终究买家的手里。

缅甸,因为穷,那里的女孩太盼望(fall over oneself)来中国了!

女孩容易受愚(swindled;dupery),一听到中国挣大钱温玛当天就跟人走了,年青(young)的温玛,来自缅甸首都仰光郊区一个极为贫苦(poor)的家庭。父亲去世了,几个弟弟mm须要(need)赡养(support),懂事的她每天专一(immerse oneself in)干活,从未出过远门,是出了名的诚实(honest)、外向的女人。

去年6月的一天,温玛在田里干活,几个生疏(strange)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面庞(facial features)和气(kind and gentle)的中年须眉(man)操着故乡(hometown)话问她,家里这么穷,光靠下地干活怎么赡养(support)弟弟mm?想不想去中国挣大钱?在温玛的印象里,中国是个能“淘金”的好地方。纯真(simple)的她想了想,就答应了。

说走就走,当天温玛就跟着这几个人,走了一天一夜的山路,翻过一座大山,超出(cross)边疆(border)线进入了中国云南省。

这几个人实际上是人商人(dealer)。在云南边疆(border),领头的中年须眉(man)将温玛交给了一个中年女子。后经警方查实,该女子姓雷,云南省德宏州人,精晓(be proficient in [at])缅甸语,是个职业人商人(dealer)。

雷某带着温玛展转来到江苏江都,利用她事情难找,不如嫁个好人家,“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就这样,骗走了佘家3万块彩礼钱后抱头鼠窜,可怜的温玛一分钱也没拿到!

身在异国他乡,语言不通,也没有什么机会挣钱,倍觉孤单(lonely)的温玛有时候懊悔(regret)当初的轻率( careless)决定。终究,回到故乡(hometown)的温玛终于晓得了自己到底须要(need)什么。

但是,更多的“温玛”们却盼望(fall over oneself)着分开(leave)贫困的故乡(hometown),来到中国。

采访中,昆明一家外资企业的管理职员李小姐向记者讲述了她在缅甸的经历:“那次我们去缅甸仰光旅游,当地一个卖食物(foodstuff)的中年妇女见中国游客穿着时髦,且费钱慷慨,便拉着我的手对我说,‘求求你,请把我女儿带走吧,带到中国去过好日子。’”



亲,您如果觉得哭泣的缅甸姑娘这篇文章还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与您一起欣赏,点击这里复制分享地址,再次感谢您阅读本文章,本页下方有更多精彩内容,请您鉴赏!如果您喜欢哭泣的缅甸姑娘这篇文章,请记住本站网址,以便下次阅读!

体育资讯

频道推荐

频道推荐

专题频道

本文原标题哭泣的缅甸姑娘,来源自网友的自发分享,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出现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